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金凱:韓國為什么不采購中國的疫苗?

盡管去年年初韓國政府在新冠病毒檢測和社區隔離方面取得了令各界矚目的成功,但近來其國內疫情卻呈現出了反彈態勢。根據韓國中央事故處理本部和中央防疫對策本部的數據,427日韓國確認了775個感染新冠病毒的新病例,使病例總數達到120,673個。而韓國過去七天新病例的平均數正接近700大關。盡管這一數據低于202012月曾一度出現的每日高達1000多例的高峰,但仍從今年早些時候每日300400例的穩定數值基礎上逐步攀升。

因此,韓國民眾普遍對政府的疫情政策感到失望。最近的一項韓國蓋洛普(Gallup)調查數據顯示,對政府應對新冠疫情持負面態度的受訪者比例首次超過了持正面態度者:約49%的韓國人不贊成當前韓國政府的抗疫行動(而贊成者僅占43%)。在許多韓國人眼中,問題很明顯,即疫苗接種行動的進展不夠迅速。

總體而言,韓國政府在引進新冠病毒疫苗方面的動作一直都很遲緩。疫情初期,韓國政府的病毒檢測和社區一級的隔離政策措施曾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的蔓延和發展,但政府和公眾對新冠病毒疫苗所持的“觀望”甚至可以說是“不信任”的態度使得韓國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種行動的進展相對緩慢。盡管韓國政府計劃在今年11月前完成總人口70%的疫苗覆蓋率,但到目前為止,韓國5100萬人口中只有約4%即約220萬人接種了新冠病毒疫苗。

今年2月,韓國總理鄭世均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采訪時,曾為文在寅政府遲緩的疫苗推廣行動進行辯護。鄭世均表示,這種情況“使韓國官員能夠評估疫苗在其它地方被推廣的情況”。

事實上,韓國政府早些時候加入了由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流行病防范創新聯盟(CEPI)和世界衛生組織(WHO)共同提出和領導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COVAX)。然而,由于全球許多地區的新冠疫情強勢反彈,以及世界范圍內的疫苗運輸短缺和物流限制,韓國至今都沒有從該項計劃中受益。

問題的一部分在于韓國政府仍在急切地、堅持不懈地從美國方面尋求疫苗供應。韓國外長鄭義溶上周評論說:“我們希望美國能根據我們去年所表現出的團結精神,幫助解決我們在疫苗方面所面臨的挑戰?!编嵙x溶還強調了韓國對美國其他優先事項的潛在貢獻,例如幫助美國實現半導體供應鏈多樣化,以借此說明催促美國對韓國落實新冠疫苗供應的理由。

本周末,韓國政府與美國輝瑞公司簽署了一項購買協議,額外購買該公司的新冠病毒疫苗4000萬劑。然而,無論是由堅持 “美國優先”并拒絕參與COVAX計劃的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所領導,還是由承諾控制國內新冠病毒疫情的現任總統喬·拜登所領導,美國政府都一再表明,美國公司生產的疫苗將優先用于美國國內需求。鑒于美國的疫情仍然嚴重,我們不太可能很快就看到美國疫苗大量、頻繁地運往海外。美國是韓國的堅定盟友,但在過去的一年里,華盛頓在幫助其盟友抗擊新冠病毒疫情方面說的多,做的卻很少。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的疫苗來源,也是許多亞洲國家都已經轉向的來源,那就是中國。但韓國政府為何仍沒有下訂單購買中國制造的新冠疫苗?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遠遠超出了有關新冠疫情的醫學范疇。

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值得注意。就在前幾天,韓國駐上??傤I事金勝鎬在上海當地的一家醫院接受了中國新冠病毒疫苗的注射。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金勝鎬表示,如果中國疫苗在韓國上市,他也會接受注射。然而,現實情況是,盡管中國疫苗早已被世界許多國家所采用,而且也被證明是安全和有效的,但韓國政府仍沒有正式批準引進中國公司生產的新冠病毒疫苗。中國和韓國是近鄰,而中國人在抗擊新冠病毒疫情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韓國各界對中國疫苗的不信任態度并沒有從根本上得到改變。

早在去年9月,韓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副主任權俊旭在關于韓國新冠病毒疫情的簡報會上曾指出,韓國政府“不僅與韓國的疾控專家,而且還與相關部門深入討論是否引進中國制造的新冠病毒疫苗?!钡壳翱磥?,鑒于美國和中國之間極其微妙和緊張的局勢,韓國政府似乎已經做出了決定,即引進中國的疫苗可能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盡管韓國政府微妙地以病毒疫苗安全評估程序為由,但考慮到地緣政治因素,首爾在引進中國疫苗問題上久拖不決,其顧慮仍是可以預見的。

目前,韓國政府仍未能確保穩定的疫苗供應來源。而韓國政府目前對疫苗的態度和政策也表明,尤其是在COVAX計劃由于許多技術甚至政治原因而進展緩慢的情況下,青瓦臺仍然傾向于采購美國疫苗而不是中國疫苗。青瓦臺似乎仍希望人們相信,韓國人最直接和最可靠的疫苗來源是韓國的“堅定盟友”——美國。

韓國本可以很容易地下訂單購買中國的疫苗,就像許多亞洲鄰國所做的那樣。唯一的障礙可能是韓國自我設置的。作為一個中等國家(middle power),在許多事務上韓國仍然習慣性地將自己置于美國和中國之間狹窄的“地緣政治中間地帶”,而不愿意采取更大膽的措施以作出改變。而當接種疫苗被賦予了地緣政治含義時,各國就會限制自己的選擇,以期避免發出所謂“錯誤的”信號。

最終,因新冠病毒疫苗的政治化而受害的是普通韓國民眾。他們每天都要面對無情的新冠疫情,卻仍需在陰影下努力地生活和工作。